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刀环村的博客

刀环村流韵 五湖四海皆芳邻

 
 
 

日志

 
 
关于我

刀环村,属于河南省洛阳市河底乡,有2个自然村,刀环村和竹园沟自然村,11个村民小组,314户人家,全村1269口人。刀环村占地面积5平方公里,其中耕地面积2152亩。连昌河有北向南流过,小河滩有西向东交汇连昌河,东西为土岭,有虎头寺和岳山寺(现已经不存在)古迹,侯家祠堂和清末四合院存在,古朴肃穆,雕梁画栋,有侯、王、张、马、孙、黄等姓,侯姓占五分之四。 刀环村 经度 11171270 ,纬度 3454156, 邮政编码:471724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原创传记文学】平叛豫西事变第一战·夺取刀环寨(传记文学)  

2017-02-08 10:09:06|  分类: 刀环村拾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只要有你陪在我身边 - 春夏秋冬 - 春夏秋冬 的博客

 【美图美文】

平叛豫西事变第一战·夺取刀环寨(传记文学) 

  【美图美文】憧憬美好 - 春夏秋冬 - 春夏秋冬 的博客

    【美图美文】憧憬美好 - 春夏秋冬 - 春夏秋冬 的博客 

【第一章】     乌云压顶

 

1945年春末初夏,豫西辽阔的山山岭岭间,小麦在一场透雨的滋润下,昂扬着不屈和坚强,这片被“旱、荒、蝗、汤”蹂躏的土地,更是被日伪军反复的掠夺强取,压榨着每一寸焦土。豫西儿女对这片黄土地的挚爱和眷顾,血脉里揉进和渗透了华夏炎黄子孙的坚贞和勤劳,刚毅和不屈。惨遭日本鬼子和伪军蹂躏的大地上,处处弥漫着血腥和恐怖,妻离子散家破人亡的悲惨遭遇,天天上演。而在星罗棋布的村庄中,有几股熊熊燃烧的烈火,有星星燎原之势,在暗无天日和白色恐怖中,若星光一般碰撞出耀眼的火花。

千年老槐苍劲葱茏,树冠盖天,树皮龟裂铁灰,扭曲沧桑,记录岁月的艰辛坎坷。健硕豪迈,眉头紧锁的韩钧,在树下来来回回跺着步子,一会儿深思,一会儿痛苦。内心的挣扎和思想的搏击,已经让这个三十多岁的刚毅男子,明显的消瘦和苍老。树下一群人在轻声的议论着,一张张脸上都布满泪痕和愤怒。韩均一幕幕回想起来到豫西,展开热火朝天工作的局面……

19451月中旬, 深受日伪军蹂躏践踏的豫西洛宁县。成立了中共洛宁抗日根据地,他和刘政委多次拜访李桂梧,探讨救国救民真理。后经豫西第二分区、二地委研究并报中央批准,将李桂梧部队改编为二分区独八旅,任命颇具民族气节的抗日英雄,仇视日寇,痛恨一切逆历史潮流的反动势力,思想进步,正义开明,忠贞不渝的李桂梧为旅长。在整编过程中,自己疏忽大意,让日伪汉奸赵维林、王杰三、国民党特务黄海容钻了空子,下血本用重金买通和李桂梧拜把子的兄弟赵聚金(小名:二虎)独八旅一分队队长,于1945123日将抗日英雄李桂梧杀害。526日,上官子平趁二分区主力外出作战之机,上官子平率部在渑池县12处同时叛乱,捕杀共产党员。28日、29日,陕县警卫中队队长周子涛、陕渑独立大队队长史汉三相继叛乱,陕县党政干部牺牲32人,县、区政权遭破坏。6月初,紧接着独8旅旅长郭连杰、团长赵连治也先后叛乱。上述叛乱,史称豫西事变

在短短几天之内,豫西二分区损失了近3 000人的抗日武装和大量财产,牺牲了一大批老干部。渑池县委书记王舟平、副县长张君英、旅参谋长白云、副旅长汪德清、副团长孙建民,陕县县长薛文高,桂吾旅政委邬贤旺、团参谋长刘乘武等人牺牲。这次事变共牺牲党政军领导干部80多人,加上被害的战士和群众共130余人。这次豫西事变,使刚刚建立起来将近半年的豫西二分区根据地,由近30万人口缩小到只有10多万人口的地区,整个分区的工作受到严重挫折。

事变发生后,上官子平带领他的喽啰和爪牙们,张牙舞爪杀气腾腾地长驱直入常村寨。到那里后,一边迫不及待的抓来壮丁修补寨墙,一边指挥老百姓对寨子外围的草屋胚房推倒拆除,扒下的砖瓦棍木建寨修墙,砍伐寨子以外的树木,强迫附近百姓日夜不停的深挖寨壕,引来涧河水,蓄满沟壕。一边调兵遣将派遣爪牙:振汉!你和你的十九团镇守常村寨,随时听我调遣,不得有半点马虎。二十一团三个营,有张增营和平汉臣营装备齐全的两营立马开拔,据守义马村,设置常村寨最坚固的前线屏障,苏云庆营立即占据常村寨南南山顶,深挖战壕巩固防御掩体,严把死守,如有后退抗拒者格杀勿论。只有这样和常村寨义马村连成一片,互相照应和支持。并同时命令所有匪首和村子治安队,联防联手,坡头、东天池、桐树沟、石佛、义昌各地派驻队伍。并特别派遣杨振宸营和渑池北部的上官翼鹏配合,据守李庄寨。

久久深思的韩钧,忽然转过身来,坚定走到大家面前,一张张沮丧疑惑的脸,显现出一丝拨云见日的淡定,每个人眼里放射出不易察觉的兴奋。韩钧声音洪亮,铿锵有力说:“我建议立马成立‘豫西事变平叛指挥部’,我任平叛总指挥兼司令员,刘聚奎任政治委员,孔令甫任副司令员,李耀任政治部主任,丁荣昌任政治部副主任,郭庆祥任参谋长,贺崇升任专员。联系各个村庄农会,具体摸排清楚各地情况,我们再具体分析”。

刘聚奎深表歉意和内疚,还在自责和沮丧中,眼里布满血丝:“这次事变我负主要责任,是我思想麻痹,对日伪军的土顽势力和地主武装认识不够,我个人犯了经验主义,教条主义。百姓情绪一落千丈,我们队伍在百姓面前……”

韩钧果断的打断刘政委:“话不能那样说,我是豫西二军区司令员,我应该负全面责任。现在不是诉苦的时候,我们要面对的是十面埋伏,生存的空间越来越小,牺牲的同志和损失的武器装备更多,百姓心目中的位置和形象,一落千丈,给我们生存的压力加大,活动的范围正被蚕食,根据地急剧萎缩……”说着说着,韩钧强韧着泪水扭过脸去。

天空布满乌云,老槐树像被咒语套住一样,在挣扎着,喘息着,笑傲苍天的坚贞不屈,让云朵短暂的停留,怯懦着、犹豫着向前移动。骄阳按住内心的屈辱和羞怯,慢慢地撕开一到裂缝,耀眼的阳光金灿灿地辐照大地。在豫西洛宁县北部的西村(现在属于渑池县),整个村子被那片骄阳包围着,托举着……

韩钧定了定神,强压内心的沮丧道:“现在首要任务是,摸清各地顽匪的兵力部署和战略装备,只有知己知彼,我们才能有应对的策略。大家分头去联络,用最快最准确的信息,汇报到指挥部,大家一起好研究对策。”

“哒哒哒!”一阵马蹄声由远到近,贺崇升挥鞭催赶,后面紧跟着马士英和侯丙铎。一阵狂奔,在平叛指挥部院外翻身下马,门外早就有警卫员接过马缰绳。韩钧、刘聚奎、孔灵甫、李耀、丁荣昌等人听到马蹄声,急急忙忙迎接出来,贺崇升向大家介绍:“侯丙铎,洛北县二区区长,刚刚从刀环村回来,那里的情况他摸排的一清二楚,给大家说说。”

一身粗布短衣朴实精干的侯丙铎,赶忙一一上前敬礼握手:“韩司令好!刘政委好!孔灵甫副司令员好!……”

介绍完毕,韩钧急忙招呼大家走进院子,在一块宽大石头前坐定。招呼警卫员给风尘仆仆的三位打茶水。

贺崇升满面愁容:“从我收集到的情况来看,对我们越来越不利。事变后,国民党河南省主席刘茂恩立即电令,宜阳、洛宁、陕县、渑池等县集中兵力围剿我豫西二军区,同时电令宜阳县大恶霸头子徐吉生亲自坐阵宜阳西石村寨,乔自荣和叶太勋驻守河底村北边后坡村,对我河底村十八团老团部和那里的农会虎视眈眈,时不时还骚扰附近村民,人们都提心吊胆的过日子。眼看麦子将要收割,农民们都被抓去修村筑寨,民愤很大。陕县大土匪头子魏十五,更是浩浩荡荡大摇大摆开驻陕县西李村熊耳山坡,占据有利地形,对王彦村农会和革命家庭疯狂镇压和迫害。”

韩钧从警卫员手里接过的茶水,递给贺崇升和侯丙铎。侯丙铎稍微稳定了稳定情绪:“我们那里更糟糕,我前几天悄悄回到村里,和我村农会主席侯天福、农会队长李双希、会员侯好繁、侯之道、侯明德、侯喜成等人接触开会.6月初,日伪洛宁县治安大队,大队长王麻子(王杰三)亲率程文兴、赵聚金(小名:二虎)五六百人强行抢占刀环寨和杨坡寨,有几个日本鬼子兵亲自坐阵督导。天天有分队队长领着,抢鸡抓狗赶牛牵羊。”

侯丙铎擦擦脸上的汗水,接着说:“刀环寨和杨坡寨,本来是村子里自发修建起来的,为了躲避刀客、土匪和流寇,家家出人出物出力,墙高门厚,坚固的很,家家都在寨子内有自己家的土窑,存放自家的贵重物品、生活必需品和粮食。如果遇到刀客、土匪什么的,锣鼓一响,大家纷纷躲进寨子里,生活几天没问题。他们来后,二话不说先占据寨子,把那里存放的粮食物品占为己有,还天天到村里,挨门挨户收被褥,安排饭。稍有反抗,就拳打脚踢。”

“你们那个村子我到过,位置很重要,北面长驱直入能到西李村,东面接壤河底和西石村,南面杨坡洛宁县城通达,西面扼守岳庄、中河和小界、头峪宫前。对方也看到了重要性,排来五六百人镇守。”韩钧语重心长说道,“不过,你那里群众基础好,村里自治保安和农会活动搞的有声有色。在山西省太岳支队有个侯什么年的通讯员,就是很好的青年。”

韩钧边说边转向他的通讯员小王,小王略微思索一下说在:“侯新年!我认识,豫西话很浓重,什么日头爷(豫西方言:太阳),吃饭几子(豫西方言:几大海碗)……”小王一看气氛不对,忙刹住话题,自愧地吐吐舌头,转身走了。

刘聚奎气愤说:“日本鬼子不打,专门对付我们,扭过来掐住我们的脖子,给我们来了个铁笼。铁门、韩城、洛宁县城、观音堂都有日本鬼子的小分队驻守,看来这紧箍咒越套越紧了!我们一定得想办法,打破他们的阴谋诡计。其实,他们都是一群乌合之众,土匪刀客地痞流氓能有什么出息,只是看我们想什么办法去瓦解他们。”

大家都认真的点点头,大家纷纷谈论自己的看法。“据我从多方面了解,乔自荣和叶太勋不一定真的给上官子平卖命,他们的实力悬出太大,他们是想靠上官子平这棵大树,就他俩那百十来号人马和枪支,再者都想保存自己的实力。”孔灵甫分析道。

“其实,从伊洛军分区转来的消息,‘剿匪司令’徐吉生旅长在洛河以南和我们交过几回手,没有一次赚到便宜,对这里的山形地理也不熟悉,我们的十八团和宜南独立团还和他们搅和着,他就是于三头六臂也分身无术,西石村只是凑合来的一群乌合之众,不应该担心。过一天,我在具体摸进西石村了解了解。”李耀看来做过深入调查。

丁荣昌接着说:“在陕县西李村一带,最赫赫有名的是塔罗村地主恶霸李文彩,他魏十五算哪门子东西,敢来这里耀武扬威,就是驻守在这里,我们前期在王彦一带的威名已经深入人心,那一个农民老百姓不是心里怀念我们,对魏十五的淫威只是敢怒不敢言。”

刘丰接着说:“顽匪们都是,说一套做一套,狡猾、刁钻、自私自利,我们一定要有周密的计划和部署。”

大家议论着围向一张地图。 

    美女高楼 - 春夏秋冬 - 春夏秋冬 的博客

    美女高楼 - 春夏秋冬 - 春夏秋冬 的博客

    美女高楼 - 春夏秋冬 - 春夏秋冬 的博客

【第二章】  矛盾重重

 

国弱世乱,官匪狼狈为奸,刀客猖獗。豫西一带战乱频繁,村村为了自保,召集乡邻集财集物出工出力,村村围土修村建寨,星罗棋布,密密麻麻,各有特色。村寨有的建在山腰,有的选择山顶,有的临近官道的悬崖陡壁上,都能易守难攻,大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势。寨子或用青石条板,或用青砖白灰,或者干脆就用红土搅拌白石灰(当地称作:三七土)层层夯实。寨子四周还要砌起高大厚实坚固的寨墙,为了防御或还击,寨墙上处处修有暗堡,筑有观楼,挖有枪眼,暗设炮位,寨外有河或沟渠,视野开阔,易守难攻。

刀环寨修建于清末年间,已有几十年历史,方圆几十里都很有名气。土寨北面悬崖峭壁,如刀削斧劈,下面潺潺碧溪流水,溪水不大,清澈见底,滩涂宽阔,是西进河谷的咽喉,俯瞰刀环村尽收眼底;东面古道蜿蜒环绕,商家行旅进在掌控之中;南面是一片开阔地,一垅垅刚刚露头的玉米苗,在烈日的暴晒下,显得那么羸弱娇嫩,像一个个顽皮淘气的孩子,无忧无虑在原野里迎风撒娇;西面正对虎头山,山岭南北走向,山上苍柏幽翠,郁郁参天,是一到天然屏障。土寨有几代人精心经营,立地峭拔,地势险要,易守难攻,交通要塞,战略位置十分重要,是古今兵家必争之地。单独寨门,面西而开,高耸巍峨,门外祖师庙,奶奶庙雕梁画栋,香火升腾,善男信女,络绎不绝。寨有内外,土墙高耸,内寨高出数米,坐北面南,建一座三大间巍峨挺拔琉璃瓦顶的关公庙,关公威武泰然,赤面美须,青龙偃月刀熠熠生辉。

刀环村的祥和安宁,被洛宁县日伪军司令王杰三带领的一群乌合之众占据。这群洛宁县正北王村塬上来的顽匪地痞无赖,仗着汉奸王杰三在日军面前低三下四,恬不知耻,出卖灵魂,卖国求荣的狗奴才,疯狂榨取百姓们的血汗。

日本攻陷洛宁县城后,没有冒然西进,日本和退守卢氏县的河南省国民党政府在这里周旋着兜圈子做做样子。各地的抗日民团蜂拥而起,一些土匪、刀客、混混也拉起杆子,用抗日的名义来搜刮民资民膏,也有一些在日本的威逼诱惑下,做起了汉奸狗腿子,更加疯狂的搜刮百姓,鱼肉乡邻,欺男霸女。

王杰三原先在国民党部队里当兵,他所在的部队被日本鬼子打散,他为了逃命,把油锅烧得“咕嘟,咕嘟”翻滚直冒青烟,自己把脸伸上去,再向油锅里丢了一些食盐,热油爆炸,溅起来的滚烫热油,少说也几百度,硬把自己的脸烫出一脸水灵子,才躲过道道兵卡的盘查,偷偷地从战场上逃跑回来。命是捡了回来,只是脸上留下一脸大小不一密密麻麻的麻子坑,人们背后都叫他“王麻子”。

19445月,日寇侵占豫西,在洛宁县城成立日伪政府,为了长期统治,任命吉长生为维持会会长,建立了日伪政权组织。一向见风驶舵的王杰三,摇身一变成了洛宁县治安司令,效忠日寇,成了铁杆汉奸,助纣为虐,卖国求荣,祸国殃民。常常带领爪牙匪徒,上蹿下跳,整个洛宁县都让他搅和的鸡飞狗叫,鬼哭狼嚎。

19456月中旬,王杰三接到日伪皇协军司令赵维林紧急命令,带领一个中队,驻守洛宁县北部刀环寨和杨坡寨,与驻防西石村寨的宜阳县大恶霸头子徐吉生,驻守河底村北边后坡村的乔自荣、叶太勋,驻守陕县熊耳山南坡根的陕县大土匪头子魏十五,组成合围之势,妄图一举消灭豫西第二军分区。

细雨如织,乌云低沉,豫西崤山深处的山道上,一队人马匆匆忙忙,翻过了几道山梁,马匹匮乏的喘着粗气,劳累的摇摇欲坠,一个浅灰色风衣的男子还在狠命的抽打着马匹,溅起的泥浆沾污了雨水刚刚洗净的草禾,它们像躲瘟神一般躲避着……

王杰三高高站在刀环寨,指挥着一群满身尘土的顽匪,搬运枪支弹药,一面严厉指责刀环村侯保长:“我奉上峰皇军命令,驻守刀环寨,希望你们全力配合。”侯保长还没有来得急擦擦脸上的汗水,小心翼翼看着王杰三脸色唯唯诺诺:“是,是!是!”

“首先,尽快安排家家户户开火做饭,我们长途跋涉,精疲力竭,急需吃饭。从现在开始起,我们的伙食有刀环村人负责,家家都要送饭上寨。其二,赶快组织二十多人民工,修墙筑寨,加高寨墙。第三,家家户户拿出最好的被褥,供应大家休息。”侯保长面有难色,这么多人,让我们去哪儿弄那么多东西,再说百姓们本来就生活困苦,春荒难熬。王杰三见侯保长迟疑,张口骂道:“老子是来给你们看家护院的,你他妈的敢推三阻四,看老子不毙了你。”说着就想拔出腰间的手枪来。

“鬼见愁”王建军赶紧挡住王杰三,赔着笑脸:“侯保长,我们是奉上面的命令,来的急,什么也没有带来,还希望贵保长打开方便之门,给兄弟们一口饭吃。我们也不想这样,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我们不会亏待你们的。请贵保长全力安排。贵保长也知道皇军司令的厉害。”说着做了一个杀头的姿势。侯保长无奈说:“你也知道这天天打仗,百姓们都苦不堪言,我尽力而为。”侯保长口头答应了下来,站在那里没有动。

一个衣冠不整的顽匪跑过来:“王司令,冈田司令到!”紧跟着,一个身挎大刀一身黄呢军装的人,阔步走了过来,王麻子和王建军都低首哈腰:“太君好!”王建军忙指着侯保长,叽哩呱啦说着什么,那人上前一把抓住侯保长:“你的,不配合皇军的干活,死啦死啦的!”侯保长早就耳闻小鬼子的可恶和杀人不眨眼,腿都吓软了,畏畏缩缩点头答应:“小的不敢,小人不敢!”

王建军忙打圆场:“他这就去,太君您先休息休息。”转脸对侯保长说:“可不敢惹太君生气,他不高兴就要杀人。我派几个人跟着你。给你做个帮手。”边说边招呼:“立娃、西堂、铁栓你们跟着侯保长,一起到村里催催,赶紧给大伙弄饭吃。”立娃、西堂、铁栓应声跟了过来,和侯保长一起向村子走去……

王建军短小身材,黑不溜球,对脚跟走路,一走快步,像鸭子一般摇摇晃晃,常言道,个子不高,心脑距离近,反应得快,自己号称有千万条坏点子鬼主意。年轻时,去陕州办事,夜宿宫前一户人家,见那家家底厚实,为人善良实在,见人家没儿没女,有两房女人,小婆年轻美貌,王建军对小婆垂涎三尺,多次死皮赖脸纠缠。

天下无烈女,好女怕难缠。忽然一天夜里,那家主子莫名其妙失踪,杳无音信。后来王建军托人假意说合,做上门女婿,招赘到这家,过了年八月,招呼自家亲兄弟,赶着牛车过来,带人带东西装了满满几大车细软财产,席卷一空,在王村塬成了暴发户。

有了资本,就想捞个一官半职耍耍,托人找关系,巴结上顽匪王杰三,又赶上是一家子叔伯兄弟,在王杰三手下混了个军师,两人狼狈为奸狐假虎威狗仗人势,心狠手毒,鱼肉百姓,作恶乡里,恶贯满盈,大小人物都惧怕他。

刀环寨坚固巍峨,主要是建筑在一层青石板上,在小河滩边的寨墙下面,清清楚楚有一层半米厚的石板,所以寨子上几代人都没有打出井来,寨子上用水都是一担一担从小河滩里挑上来的。一下子来了几百号人,光用水就是问题,王麻子就征集村子里的青壮年几十人,分成两班,一班人修墙筑寨,一班人挑水。

日头爷坐在东边的山岭上,吭哧吭哧了半会儿还没有起来,像是偷懒的公鸡没有把自己的责任尽到。刀环寨头上,一拨上身赤裸的百姓已经浑身汗流夹背,闪烁着油光。顽匪立娃和西堂歪背着长枪在监督着这群筑寨的人,李双希和侯明德喘着粗气,正在用两块长2.5米高0.8米的木板,分开用四条带凹槽的栏棍固定着,再把用河水浇湿均匀的泥土一锨一锨填充进夹板内,侯换明站在上面,用触头一下一下夯实。

侯明德抬头向正北方看看双峰高耸的熊耳山,回头对大伙说:“快下雨了!快下雨了!看熊耳山,熊耳山戴帽,长短工睡觉!”大家不由自主的慢下来,抬头向北望去。顽匪立娃和西堂气势汹汹走过来,高声骂道:“娘个脚,日头爷都升起老高了!下个屌雨!给老子干活。”边说边用脚踢李双希。众人都赶紧拿起工具,心中充满了愤懑和怒火。

“娘的叭啦子!给爷爷们送的什么屌饭,稀的见人影,还都是野菜包子,什么东西……”顽匪西堂正在追打七八岁精瘦干瘪的明娃子,明娃子用瘦弱的手阻挡着,摸着眼泪,呻吟着……

侯明德听到打闹声,赶紧跑过去,见明娃子已经被按到在地,被顽匪西堂和铁栓踢来踢去。侯明德赔着笑脸:“孩子们不懂事,不要给他一样!”用身体护着明娃子。顽匪西堂指着送来的饭菜,这是叫人吃的吗?一脚把送饭的瓦罐踢下几十丈高的寨墙。侯明德赔着笑脸:“老总,他家老人有病,看病吃药都没有钱,穷的都揭不开锅了!”

“老子不管,只要来送饭,必须是好吃的,老子提着脑袋来给你们看家护院,吃你们点喝你们点都小气成这样。”铁栓骂骂咧咧。

“他家太穷,上顿不接下顿,能送些这饭菜都确实不错了,还请老总高抬贵手,放过小孩子。”侯明德陪着小心说。

“那是你们的事,于老子何干!”满脸横肉的铁栓吼叫着。

“什么事,赶快让他们干活。”一个高大壮实的彪汉走过来,不耐烦的催促着。

“是,是,赵司令!”铁栓恭敬的答应。看着大汉快步流星的走向内寨,在背后悄声骂了一句:“熊样!”

寨内关公庙里,王麻子来来回回跺着方步,“鬼见愁”王建军弓着腰身,探前一步,面带疑虑:“司令,这寨这么守?赵聚金明明是赵维林安排来监督我们的,程子兴对我们也不放心,处处都提防着我们,我们的兄弟个个都冲在最前面。为催粮食和铺盖已经和百姓发生了几次冲突。他们的人只管守着几个不关紧要的地方,还在那里聚众赌博。”

“真有赌博这事,那可要好好管教管教他们了。别的你不要说了!我心中有数。”王麻子狰狞地暗笑着说。

这时,赵聚金快步跨入:“王司令,你找我有事?”

“是的,赵副队长,你的人是否再抽调一部分,补充到征集粮食的队伍中?让你的兄弟们到牛头村和郭头村催粮食。”王麻子不动声色征求。

“那东面连昌河防线太宽阔,树林密布,浅滩沼泽可不好防御;若从河底或大明一线来敌,从坪上过来,我们怎么防御。”赵聚金(二虎)担心道。

“你不必多虑,我自由安排。其实,我们主要是防御,没有必要出去打打杀杀,收集粮食和战备物资最重要。”

“好的,我回去召集兄弟们。”赵聚金心中暗喜,说是收集东西,实际上都是搜刮百姓,我的兄弟们早就眼馋了!还埋怨我看着王麻子一伙吃香的喝辣的,来了几天,看别人抢东西,手都痒痒的……


    美女高楼 - 春夏秋冬 - 春夏秋冬 的博客

美女高楼 - 春夏秋冬 - 春夏秋冬 的博客

    美女高楼 - 春夏秋冬 - 春夏秋冬 的博客

  美女高楼 - 春夏秋冬 - 春夏秋冬 的博客

   【美图美文】憧憬美好 - 春夏秋冬 - 春夏秋冬 的博客

  美女高楼 - 春夏秋冬 - 春夏秋冬 的博客

   【美图美文】憧憬美好 - 春夏秋冬 - 春夏秋冬 的博客

  美女高楼 - 春夏秋冬 - 春夏秋冬 的博客

【三】成功夺取

刀环村东面圆疙瘩山顶,是方圆几十里的最高点,环顾四周,江山如画。北望熊耳巍巍,翠顶绝壁;俯瞰连昌河碧波荡漾,如玉带白绸飘逸悠悠,昌谷内梯田层叠麦田金黄,草丰林茂;绿树掩藏下古朴村落,炊烟袅袅。狭长昌谷,迤逦蜿蜒,群岭环抱绿水,碧波映动翠山,白鹤翱翔,鸟雀成群,浪波粼粼,无疑置身仙境。

韩钧勒马驻足,轻吟:“‘昌谷五月稻,细青满平水。遥峦相压叠,颓绿愁堕地。’多好的山川河流,多好的秀丽山水。确遭受着鬼子和伪军的蹂躏摧残。百姓流离失所,饥寒交迫,民不聊生。我们的家园我们的民族遭受着百年的欺凌和侮辱,宰割和羞辱,百姓的苦难深重。我们一定要挺起骨头,用鲜血和生命来守家护院,来拯救百姓于水火苦难之中。”

“经过深思熟虑,从多方情报分析,首先,刀环寨和杨坡寨分属三股势力是相互间不信任的乌合之众,相互监督相互猜疑,此乃兵家大忌。其二,他们来到后,搜刮民脂民膏,已经把方圆十几里的百姓逼到绝路,百姓基础对我们十分有利。其三,刀环村我们有最好的农会组织,百姓的斗争经验相对丰富,总体来说兵力相对薄弱。我初步构想,先从刀环寨、杨坡寨开刀,一举拔掉这颗钉子……”韩钧神情凝重的看着大家。

“豫西二军分区专署守卫的特务团,兵力薄弱,还有部分支援新安县抗击日伪军。我想……”韩钧停顿了一下,若有所思,接着说,“抽调伊洛军分区(原18团)和59团作为主力,洛宁五支队和农会配合,一举歼灭刀环寨和杨坡寨顽匪。”

孔灵甫副司令员接着说:“我看可行!军分区警卫连和18团机关从河底绕道杨岔村,直接从郭头东坡下山,沿着大路突击进军刀环村,18团有闵学胜团长指挥,周绍华政委、田永智副团长和王波参谋长配合,从赵堡绕过韩城日伪据点,从水沟庙突击北上,过王眷、河战、麻延、刘家沟,在城村西岭下山,强渡连昌河,作为主力,正面打击。59团有查玉升团长指挥,从杜阳河北上,在罗凹村翻过陶峪沟直抵张坟边(现在西原)村,兵分两路,一路抢先抵达石桥沟小村,坚守石桥沟,阻挡杨坡寨顽匪增援刀环寨,一路抢占吴家坑小村,沿虎头山岭北进,占据制高点,牵制刀环寨内守敌。大家看有没有异议!”

“那西石村徐吉生顽匪增援怎么办?”丁荣昌担心忧虑问。

“我想,他不会救援!首先,路途遥远,其二,他们没有实际的交往,徐吉生担任豫西剿匪总司令时和洛宁国民党军早有矛盾,相互间从没有合作过。但是,为了安全保险,从18团分出一个营,防守在刘家沟一线,以防万一。我最担心北面驻守熊耳山南麓山下的魏十五,他和赵聚金有过交往。”李耀分析道。

“赵聚金就是枪杀李桂梧的凶手,小名赵二虎!”李耀补充说。大家一听赵聚金在刀环寨,都咬牙切齿,很不得把他碎死万段。

“大家看看什么时候攻寨?我们要有充分的准备和一举夺取的决心!”韩均环顾众人。大家争前恐后说,今天、现在……

“考虑到18团和59团路途远,我建议后天中午十时,所有部队结集刀环寨,再商议攻寨,任何人不得迟慢半步,要不军法处置!”韩均看大家都摩拳擦掌,激情荡漾。铿锵有力命令:“现在开始,分头传达命令,务必完成任务!”

这日,王麻子和赵聚金带领百十号顽匪,耀武扬威来到刀环村侯家祠堂北边打麦场上,集合部队。

“我听说,豫西二分区游击队要攻打刀环寨!哈哈!尿泡尿看看他们哪熊样!我皇军已经把他们围困成瓮中之鳖,只要我皇军司令部一声令下,捏他们就像捏一只小蚂蚁一般,还来攻打刀环寨,真是做白日梦,自不量力!”王麻子满脸的不屑和轻蔑。

“大家听口令!立正!向左看齐,看看你们那熊样!队伍都排不整齐。”王麻子左右看看队伍,清清嗓门:“今天,老子真要去会会游击队,大家排好队!出发……”

“牛头村又改遭殃了!抢东西还要找借口!”一个老百姓暗自伤神沮丧无奈叹气摇头暗暗嘟囔。

“砰!砰!”刚刚进入牛头村村头,就听到低沉刺耳的枪响声。

“不得了啦!八路军打过来了!”排头顽匪一听到枪声,回头边跑边喊叫:“不得了啦!大部队打过来了……快跑啊……”队伍立马如一盘散沙,溃泄下来,如涌动的潮水回头奔流。王麻子和赵聚金比顽匪跑的更快。

与此同时,在虎头山上,59团一营侦查连如闪电般横扫过来。原来占据虎头山最高点的十多个守卫顽匪,嫌弃天气太热,回到下面祖师爷庙内凉快,只有三个顽匪心不在焉的在那里骂骂咧咧。

侦查连长丙章远远看见三个顽匪在虎头岭尖上摇晃,立马示意大家停下来,用手势向大勇和振邦做了个手势,他们三个人紧紧沿着一米多高的地堰,弯腰轻手轻脚走了过去,到达顽匪正下方,连长丙章用手示意后,丙章向前跑出三米,拾起一块土坷垃扔了上去,一个顽匪听到异常声音,散漫着去看,于是同时,丙章、大勇和振邦飞身跃起一人一个,三个顽匪还没有弄明白怎么回事,就毫无防备就见了阎王。

这时,听到人声鼎沸,看到王麻子和赵聚金带领的大队人马,气喘吁吁,惊慌失措,丢魂落魄,一个脑儿奔命般跑回来。剩余在祖师爷庙内凉快逗趣嘻嘻哈哈的顽匪,才醒悟过来,不管不顾,连滚带爬的向寨子里跑。59团一,二营占据虎头山岭!

原本连昌河滩防线,因没有人值守,18团二、三营顺利长驱直入。上午不到九时,刀环寨已经被1859和特务营团团围住,韩均和刘聚奎一队人马,贺崇升、马士英领导的洛宁支队和侯丙铎带领的农会会员,都在刀环村聚齐。

刀环村南场成立了前线临时指挥所。

十时整,韩均一声令下:“所有部队原地待命,补充给养。先围困刀环寨,上面没有粮食,他们坚守不了几天,我们择机攻寨,也好试探试探四面八方的动向。”

“韩司令,我们这个寨子是旱寨,几辈人都没有打出水井来,吃水得下小河滩挑。这样的天气,寨子内存用的水很有限,多说能用一天。”侯丙铎回应。

暮色四合,一只乌鸦在寨内榆树上呱呱地惨叫着。一天没有吃东西的顽匪们干裂着嘴唇,无精打采地守候在寨墙上。

八路军战士们都饭饱茶满,精神抖擞,个个摩拳擦掌。韩均司令仔细查看了所有守围的部队,也看到大家都斗志昂扬,义薄云天,也传达了趁夜色攻寨的命令。

寨内关公庙前挂起了忽明忽暗的灯盏,寨内死一般寂静,一个顽匪在寨墙上有气无力的摇晃。

乌云密布,夜深如墨,伸手不见五指。

前线临时指挥所灯火通明,人声鼎沸,韩均命令攻寨开始,一颗照明弹划破天空。

最先虎头岭上机关枪狠狠地向寨子上的顽匪扫射,激烈的火舌压住寨墙内的顽匪抬不起头来。寨子东北角是寨子最薄弱的地方,一架架云梯静候着,一个个敢死队员,头顶着用小棉垫湿水后包裹的簸箕,听到西面枪声大作,一个个战士架起云梯冲了上去……

刚刚接近寨墙顶的垛口,一阵机枪扫过来,云梯也被推倒。连续进攻多次,都被顽匪打退下来。趁着歇息的间隙,韩均命令贺崇升对寨子上顽匪喊话:“寨子上的弟兄们,我们无冤无仇,都是穷苦老百姓,只要你们投降,我们一定放你们回家……”多次喊话,寨子上没有一点回音。

前线临时指挥所,韩均焦急询问:“闵学胜,大炮调准位置!”

“韩司令,大炮早已到位,在王家疙瘩,正听候您的命令!”

 “一定要准,狠狠地打!这些顽匪太顽固。多次劝降都无济于事,装聋作哑,还趁大家伙不注意打冷枪!”

 “好!刘政委,灵甫、李耀、丁荣昌、贺崇升通知攻寨各部,后撤二百米,原地待命!”韩均胸有成竹信心百倍,“给各部十分钟撤退时间!十分钟后,大炮一定要瞄准位置,狠狠地打……”

“闵学胜!十分钟后,照准刀环寨,狠狠地打!”韩均命令。

在等待的间隙,紧锁眉头的韩均司令急忙询问:“灵甫、李耀、18团一营西石村防线有什么动向?”

“暂时没发现情况。”李耀从地图上抬起头回答。

韩均司令转回身问:“丁荣昌、贺崇升你们那面什么情况?”

“一天了,没有见到杨坡寨救援的一兵一卒。黄营长早已派出一个连在杨坡寨背后骚扰,我想杨坡寨顽匪也不会安宁,这边请韩司令一百个放心。”贺崇升胸有成竹地回答。

“轰隆!”一声震耳欲聋,前线临时指挥所都感到地动山摇。

“报告!炮弹偏离了五米,爆炸在正东寨墙外!”机要员汇报。

“怎么搞得!再打一炮!”

“是!闵团长,炮弹偏离寨子五米,司令命令再打一炮!”

“好!收到!”

“调整炮位,继续开炮!三、二、一、开炮!”

“轰隆隆!”一阵巨响。打在寨子西墙下祖师爷庙的戏楼上,戏楼在瞬间倒塌下来,尘土飞扬。

“闵团长,找准位置,狠狠地打!”刘政委也在着急。

“轰隆隆!”又一声巨响,内寨最高处,关公庙硝烟滚滚,接连发出鬼哭狼嚎的惨叫声和彼此起伏的沉闷爆炸声。这发炮弹正好击中顽匪们的弹药库,内寨里的伪军们砸了窝的嚎叫。

“好!好!好!”前线临时指挥所沸腾起来,大家都兴奋地高呼呐喊!

“好!好!照准这个位置再来一炮!”韩均司令舒展眉头。

闵学胜兴奋指挥:“永智、王波这一炮打得最好,韩司令命令,照准刚刚位置,再来一炮!”

“是!”

紧接着,“轰隆隆”一声巨响,刀环寨东北方外寨墙炸出一个三四米宽的豁口,并伴随着滚滚灰尘掉下几具尸体。

韩均命令:“我命令!停止大炮射击,围攻部队,开始全力攻寨。”

“嘀嘀哒!嘀嘀哒!”冲锋号吹响了。满山遍野响起了“冲啊!杀啊!”的呐喊声。

半夜惊魂,四处呐喊,寨内一下子乱了套,伪军们心惊肉跳,也迷失了方向,在寨子内乱跑乱叫,就连督阵的几个日本兵也晕头晕脑地被裹挟着不知道抵御哪个方向。

大勇和振邦借助云梯,从豁口处,蹭蹭几步跨上寨墙,大刀挥舞,几个还没有来得急叫唤的顽匪毙命刀下,后面战士潮水般一涌而上,寨内乱成一锅粥,南面战士也突围上来,一时间杀喊声震天。就连几个日本鬼子兵也晕头转向,像无头苍蝇般抓瞎。

“快!搀扶着司令快跑!”大勇和振邦正在人群中厮杀,突然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在督促。

借着火光大勇瞟了一眼,心中暗喜。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那不是杀害李桂梧旅长的赵聚金吗!远处一瘸一拐的会不会是王杰三。

大勇边挥舞大刀边靠近振邦,小声说:“伙计,大买卖来啦!”边说边指指前面,“一人一个!”

振邦奋力地砍倒一个顽匪,推向一边。“嗯!”边答应边一个箭步冲了上去。

大勇蹭蹭地几大步追上赵聚金,大声叫到:“赵聚金!拿命来!”

“砰砰砰”连发三枪,人之本能地扭回头的赵聚金,还没有弄明白怎么回事,就应声仰面摔倒在地上,两腿还不住地弾动几下,大勇上前对准脑壳有补上一枪,彻底要了狗命。

眼看就要追上黑影,前面一道悬崖,黑影犹豫了一下,振邦大喜,这回要抓个活的。没想到黑影纵身跳了下去,振邦跑到崖沿举枪就打,枪没响。糟糕!子弹卡壳!黑影被卡在崖中的野枣树上摇晃着挣扎着下不来,振邦把子弹在衣襟上“噌噌噌”磨了磨,重新压进去。

“嘭”的一声黑影脑袋开了花。

后来经过辨认是王建军。

天已灰苍苍明,大部队乘胜追击,直驱杨坡寨,到杨坡寨一看,满寨子狼藉,一兵一卒都没有。早就逃之夭夭了。

打扫战场,除王杰三逃跑外,刀环寨全歼日伪军二百多人,杨坡寨程子兴带领近二百人趁半夜逃跑的一个不剩。潜伏在东岭上防御徐吉生增援的部队18团一营回来报告,刀环寨方向枪声一响,徐吉生的部队趁着夜色都一路南逃了。

刀环寨的胜利,撕开了围堵豫西第二军分区、二地委的口子,更好更大地鼓舞了士气,驱散了根据地一个多月来的荫翳,更是给中共中央交了一份满意的答卷,同时也深重打击了日伪军的嚣张气焰,并暴露出日伪军的弱点,为后续抗击打下扎实基础。

韩均在刀环村整理部队,结集北上,向李庄寨进军。

 

参考资料:

1、《战将韩钧》智西乐著  群众出版社201211月。

2、《伊洛区抗日根据地》中共宜阳县委党史办公室编   中国文联出版社20016月。

3、《河南(豫西)抗日根据地》中共河南省委党史工作委员会编   河南人民出版社19883月。

4、《宜阳县概况》宜阳县志编篡委员会总编辑室编19852月。

5、《洛宁县志》洛宁县志编纂委员会    1991年版

  美女高楼 - 春夏秋冬 - 春夏秋冬 的博客

    【美图美文】憧憬美好 - 春夏秋冬 - 春夏秋冬 的博客

卓依婷玫瑰玫瑰我爱你_音画制作- 56.com - 春夏秋冬 - 春夏秋冬 的博客

 

路 - 春夏秋冬 - 春夏秋冬 的博客
我的钢琴练习 - 春夏秋冬 - 春夏秋冬 的博客

 

精美生日素材【玫瑰仙子:经典收藏】 - 花仙子 - heisemeigui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