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刀环村的博客

刀环村流韵 五湖四海皆芳邻

 
 
 

日志

 
 
关于我

刀环村,属于河南省洛阳市河底乡,有2个自然村,刀环村和竹园沟自然村,11个村民小组,314户人家,全村1269口人。刀环村占地面积5平方公里,其中耕地面积2152亩。连昌河有北向南流过,小河滩有西向东交汇连昌河,东西为土岭,有虎头寺和岳山寺(现已经不存在)古迹,侯家祠堂和清末四合院存在,古朴肃穆,雕梁画栋,有侯、王、张、马、孙、黄等姓,侯姓占五分之四。 刀环村 经度 11171270 ,纬度 3454156, 邮政编码:471724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转载】【龙魂小说征文】酒爷爷 作者:阿门  

2015-04-07 14:02:07|  分类: 转帖 美诗美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中国作家协会会刊《【龙魂小说征文】酒爷爷 作者:阿门》

 

【龙魂征文】006 - 中国作家协会会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

 

【龙魂小说征文】

酒 爷 爷


【龙魂小说剧本征文】酒爷爷    作者:阿门 - 中国作家协会会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                  清莲仙子的用户头像
作者:阿门          编辑:清莲

 


酒爷爷(原创小说) - 阿门 - 阿门的原创楼阁


 开春的第一刀韭是最香的。

每年的这个时候,酒爷爷都会美滋滋的坐在老槐树下,品着这第一刀韭,喝下一盅又一盅的高粱大曲。

醉了,便侧卧于树下,把老槐树虬起的根作枕,遥对着他的韭菜地,一醉便到黄昏。

酒爷爷,我这一辈的孩子该叫他九爷爷的。因为嗜酒,我们便戏称他为酒爷爷了。

在我十岁刚开始上学的时候,酒爷爷已六十岁了。

也就是开春品第一刀韭的时候,酒爷爷便会早早穿起了他那件白洋布衬衫。虽寒意未尽,但其时于酒爷爷,温度却已是无关紧要的了。

酒爷爷对这件白衬衫很是钟爱。遗憾的是,这白衬衫的前胸处却滴上了几滴黑黑的墨汁。在我们看来,这的确煞了酒爷爷不少的风景。但酒爷爷却不这么看。他认为,白衬衫在小山村原本是无人穿的,这墨渍,非舞文弄墨者亦不会轻易泼的上去的。在他的心中,这白衬衫上的星星点点,是恰好的点缀,是他作为小山村唯一文人的标志。不能算作遗憾的。

酒爷爷的爷爷辈时家境殷实,酒爷爷便是在那时得以上了好几年私塾。到了酒爷爷父亲的时候,家道中落。再到酒爷爷,便一贫如洗了。

据说酒爷爷早些年也结过婚,并有一女。结果因为嗜酒,无法维持生计,老婆便带着女儿去了北乡。老婆在北乡又嫁了人,便不再回来。

遭此变故,酒爷爷苍老了许多,但酒却依然没有戒掉。平日里攒下点钱却还是全买了酒。

酒后便子曰诗云,咿咿唔唔,说些让人很难懂的话。乡下人原本识文断字就少,能像酒爷爷这样之乎者也像模像样的文人就更少了。所以每年年关请酒爷爷写对联、写家书的总是不断门。末了,少不了要送两瓶高粱大曲表示点谢意。偶尔还有出手阔绰的,稍带还会丢上两盒香烟。烟酒爷爷是不抽的,便拿去换了酒。

于是接下来的整个闲冬,便又常见他在老槐树下闷头喝酒,醉了便睡。我们小孩子看着好玩,常常拿了枯了的狗尾巴草,使劲挠他的耳朵。挠醒了,便开始给我们讲《三国》和《水浒》。讲完后还总会提问一些有关故事中人物的有趣问题。小山村里我们这群孩子最初的文化启蒙,大抵也就是在这个时候由此开始的。

记得有一次,讲完《水浒》后,酒爷爷又向我们提问:“谁是杀死老虎最多的大英雄?”我胸有成竹,抢答道:“武松呗!”酒爷爷摸着我的锅盖头,笑眯眯的说:“非也,是黑旋风李逵,他一共打死了四只老虎呢!”我们一片惊讶,居然还有比武松更厉害的人物。自此心中的英雄便换作了李逵。

酒爷爷向来对自己肚里的知识不吝啬的。他就用这种朴素的方式在我们幼小的心灵里点燃了求知的烛光。把他的知识传授给我们,是他人生最快乐的事情。他常说,孩子们简单,所以才有快乐。如像大人们一样复杂起来,便会没有了快乐。

而我打小在小山村里不爱学习是出了名的。有一次放学后玩耍,忘了作业,恐被父亲发现,便躲进酒爷爷的家里,天黑了仍不敢回家。

酒爷爷叹了口气,一边把一粒花生米塞进我嘴里,一边朗朗道:“耕也,馁在其中矣,学也,禄在其中矣,君子忧道不忧贫。”说完,怕我不懂,又给我解释了一遍。我知道酒爷爷是从不诓骗小孩子的。便相信这书中真的有许多黄金屋了。为了这黄金屋,所以书还是应该发愤读的。

酒爷爷看我转过弯来,高兴起来,便给我讲了“悬梁刺股”的故事。我不解馋,他便又讲了“凿壁借光”、“囊萤映雪”。我亦高兴起来,躬身为他斟酒。酒爷爷看我斟酒杯杯满沿,一滴不漏,便大加赞赏:“娃呀!有出息,长大必是闯大世界的人。”

从此我真的再没有落下过作业。对酒爷爷的话也信以为真,不论走到哪里亦摆出一副将来要闯大世界的架势来。

就这样我们在简单中长大了,大人们却依旧复杂着生活。其后酒爷爷是否在这复杂中找到过快乐,随着我远离了家乡亦不得而知了。

我再去看他,已是而立。开春刚刚割下第一刀韭的时候。

他依旧穿着那件早已破旧不堪的白洋布衬衫,好像已记不起我来。我为他端来这开春的第一刀韭,请他品尝。可惜他已没齿,再也无法咀嚼了。

我躬身。像儿时那样为他斟酒。他颤抖着端起了酒盅,忽然间竟口舌不清的呼出了我的小名。

酒。的确是个好东西。绵绵中透着香。

那一日,我便从这酒爷爷的高粱大曲中闻到了那悠远的香。

这香味越来越醇,在我们之间缓缓着流淌。


                      
  
中国作家协会会刊[2012第14期 总第39期] - 中国作家协会会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 

  


 

 
伊 人 边 框

http://erko88erko.blog.163.com/blog/static/19818227320124244726860/

  评论这张
 
阅读(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