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刀环村的博客

刀环村流韵 五湖四海皆芳邻

 
 
 

日志

 
 
关于我

刀环村,属于河南省洛阳市河底乡,有2个自然村,刀环村和竹园沟自然村,11个村民小组,314户人家,全村1269口人。刀环村占地面积5平方公里,其中耕地面积2152亩。连昌河有北向南流过,小河滩有西向东交汇连昌河,东西为土岭,有虎头寺和岳山寺(现已经不存在)古迹,侯家祠堂和清末四合院存在,古朴肃穆,雕梁画栋,有侯、王、张、马、孙、黄等姓,侯姓占五分之四。 刀环村 经度 11171270 ,纬度 3454156, 邮政编码:471724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华山赋  

2013-07-15 13:07:05|  分类: 转帖 美诗美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 宝贝媳妇《华山赋》
                                                                          华山赋

                                                             郭之彭

 华夏之名,源自华山。钟灵毓秀,第一奇险。耸入云霄,气象万千。南依秦岭,黄河北瞰。雄踞关中,华豫东牵。向西而望,京兆长安!中华文化,厚重清远。

 硕隽以尊,数亿万年。云雨雾雪,仙境美感。王气巍峨,峭依天剑。东峰朝阳,南峰落雁。鼎峙而立,西又白莲。云台玉女相辅,三六小峰列前。气象森森,虎踞龙盘。

  亭阁观院,依山而建。金蟾戏龟,白蛇遭难。清夫赶牛,峪水潺潺。妙趣横生,瀑飞高悬。松涛阵阵,金石罄远。心旷神怡,物外超然。

  仙掌首冠,巨灵擘山。力挽狂洪,明光可鉴。东观日出,神州旭冉。势飞云外,影倒河间。削成四方,仞耸五千。广其十里,太华之山!

 惇物,华山!惇德允元。二杨宝震,授徒于汉。从吾炎武,明清开馆。学问之风,蔚为大观。八九空洞半悬,至心正道,探本究源。栖守道德,老祖陈抟。专精博学,高卧三巅。

 栈道长空凌,临空鹞子翻。天险不可瞬,一尺有仞千。回心石,心自观,洗尽尘俗数十年。物且耐岁,人肯迁染?峡百尺,幢尺千。敦实行,戒空谈。依石凿级,峭拔勇攀。老君犁沟,道通途坦。

  瓣瓣净洁莲,德华盛名传。大美,真善!百善孝先。七尺有五,宝斧劈山,沉香救母,仁亲孝善。萧史玉女,浮华奢厌。姿容端庄,古朴谨严。笙箫和鸣,琴拨玉泉。山衔旭日,徐来风岚。

 经宏义奥,乾坤尽现。足迹斑斑,钤印华山。隋唐李杜咏哦,继有碑立摩岩。绮章丽句,巨制宏篇。石刻散记,千处千嵌。天地清肃,端行直坚。华山奇秀,理义富涵!

 惇物,华山!辉映宇寰。壁立千仞,雄伟壮观。群峰挺秀,风云岿然。胜览,史墨画染,华荷青莲。黄尧舜巡游,秦汉唐礼典。义慈恭俭,国富民安。德芳万古,仁信祀天。气雄宇宙,增峻极天。莲垂四知,星宇标范。幽奇绝险,亘古莲瓣。别乎俗境,一尊擎天。

 

 于2011.02.08——2011.02.26

《华山赋》征稿启事http://paper.people.com.cn/rmrbhwb/html/2009-04/15/content_233004.htm

华 山 赋 -  宝贝媳妇 - 聆居——馨香

华 山 赋 -  宝贝媳妇 - 聆居——馨香

 

 

附文中二杨杨宝、杨震父子(汉)和冯从吾(明清)的参考资料:


杨宝(生卒年不详),杨震之父,中国东汉弘农华阴人。是古代神怪小说及成语“结草衔环”的“衔环”典故的主人翁。 

杨宝在9岁时,在华阴山北(华山之北)见一只凶恶的大鸱鸮咬伤了一只黄雀,后又被一堆蚂蚁团团围着,杨宝于是起了恻隐之心救了受伤的黄雀。杨宝后来将黄雀放置在箱中保护它,又用黄花喂养黄雀;直至黄雀的伤养好了之后,杨宝又将其放走。事件过后,杨宝梦见黄雀化作一个黄衣童子回来报恩:“我西王母使者,君仁爱救拯,实感成济。”以白环四枚赠送给杨宝:“令君子孙洁白,位登三事(三公,东汉以太尉、司徒、司空为三公),当如此环矣。”黄衣童子讲完了这些话,就不见了。此后,杨宝的儿子杨震,孙子杨秉,曾孙杨赐,玄孙杨彪均如黄衣童子的说话一样“四世太尉,德业相继”,全都做官至三公,而且品德操守方面都非常的清白。当时成为了传奇,因而成了“衔环”报恩的神话流传,事件可参见吴均的《续齐谐记》。关于“结草”的来源可参看《左传?公十五年》,后人用结合两个故事作成语“结草衔环”比喻别人对施恩者有恩必报

 杨震(西元59一124),字伯起,东汉弘农华阴人。他出身名门,八世祖杨喜,在汉高祖时因诛杀项羽有功,被封为“赤泉侯”。高祖杨敞汉昭帝时为丞相,因功被封安平侯。父亲杨宝,因刻苦攻读欧阳生所传授讲解的《今文尚书》,而成为当时名儒。衰、平二帝时,杨宝隐居民间,以教书为生。居摄二年(公元7),杨宝与龚胜、龚舍、蒋翊一起被朝廷征召,他因不愿出仕做官,便逃避隐匿、不知去向。东汉光武帝刘秀很敬重杨宝才华、学识、品德和气节,建武中特派官家车辆征召他人朝做官,他因年老有病,未能成行,而老死家中。

杨震从少年起就特别聪明好学。当时,今文经学居官学正统地位,非常盛行。他为了通晓今文经学的深刻含义,就拜桓郁为师,深钻细研《欧阳尚书》。桓郁是当朝九卿之一的太常,主管宗庙礼仪和选试博士,曾为汉章帝和汉和帝讲授儒经,是当时既显赫又有很高学术威望的经学大师。在桓郁的教授下,他通晓经传,博览群书,对各种学问无不深钻细研。


杨震教育事业

杨震对教育事业特别热心,从20岁以后,对于地方州郡长官征召他出仕做官的召请任命置之不理,一心一意自费设塾授徒,开始了他长达三十年的教育生涯。他当时家住华山脚下的牛心峪口,就利用其父授徒的学馆收徒传业。他坚持有教无类,不分贫富,因此,四方求学者络绎不绝,学生多达2000余人。由于他教学有方,名气很大,学生很多,因此,学馆如市,书声朗朗,规模很大。当时牛心峪槐树很多,故当时人称亡牛心峪为"杨震槐市".他教书育人以清白正直为要,其严谨的治学精神和高尚的师德情操被人们誉为"槐市遗风".继牛心峪学馆讲学之后,杨震还在华阴双泉学馆、客居于湖(今河南灵宝市豫灵镇董社源)讲学将近十多年,弟子多达1000多人,加上牛心峪学馆的学生已超过了3000人,完全可以同孔子有三千弟子相媲美。所以,当时人们就称杨震为"关西孔子杨伯起(后人亦称其为'关西夫子')。"杨震教授的学生,英贤甚多,不少成为国家的栋梁之材,如虞放、陈翼就出气自杨震门下,虞放在汉桓帝时,官至司空(掌管国家工程建设的官员) 

为了规劝皇帝亲贤臣、远小人,杨震因京城地震一事又上书宣帝说:"臣幸蒙皇上恩宠,得以位列三公之位,却不能弘扬正气,调和阴阳。去年十二月四日,京城发生地震,臣曾听老师说过:'地是阴气之精,应当安安静静地承受阳气。'而现在发生地震,其原因就是阴气太盛所致。地震的那天是戊辰日全天干中的戊和地支中的辰都位列第五属土性,加上地震,三方面都是土,其征兆应该指的是中宫,是皇上周围的宦官过分擅权干予政事的征象。臣想陛下常常为边境战事未完需要大量钱物而忧心忡忡,因而自己生活异常俭朴,宫殿墙倾屋斜,仅用柱子来撑,并不进行修建,这样做是想让远近百姓都知道国家财政困难,皇帝带头实施政化清流,使老百姓学习效法皇帝的做法,节俭办事。而陛下身边那些亲幸小人,不与皇上同心同德,骄奢淫逸,超越礼法规则行事,广招工匠,盛修宅第,卖弄权势,作威作福,致使天下百姓人人怨恨。现在,地震就发生在京城,恐怕是上天发怒而惩罚的吧。再说,去年一冬无雪,今春又没有下雨,百官为此十分焦虑,而陛下身旁那些势利小人,仍旧修缮不停,这才是真正导致上天久早不雨的原因呢。《尚书》中说:'只有君主可以作威作福,锦衣玉食,做臣子的是不能仿效的。'请陛下刚健中正,逐弃那些骄奢不法的近幸小人,让那些蛊惑人心的传言停止传播,诚心诚意地接受皇天上帝的警示告诫,不要再让那些作威作福的幸臣小人再继续掌握实权,横行霸道,则天下幸甚,国家幸甚。"

 杨震接诏后,立即动身返乡,在返乡途经洛阳城西几阳亭时,慷慨悲愤的对他的儿子和门人说:"死,本是士大夫的寻常本分之事,我蒙圣上之恩官居上司,痛恨奸臣狡猾而不能诛杀,厌恶奸邪的女人倾乱朝廷而不能禁止,我还有什么面目活于人世。我死之后,以杂木做棺板,以粗布作寿衣,既不要送我回归祖茔,也不要设祠祭祀".说完就饮毒酒而死了,当时年已七十多岁。弘农太守移良,秉承樊丰等人的意旨,派人在陕县截住了杨震的灵车,不准运回本籍,并将灵枢露停道旁,一任日晒雨淋。杨震的几个儿子则被罚做苦役,代替邮差往来送信,广大百姓无不为之垂泪。

一年以后,汉顺帝即位,樊丰、周广等人都被处死,杨震的门生虞放、陈翼等人上书顺帝要求重新调查处理杨震冤案。当时朝廷上下都交口称赞杨震的正直忠烈,于是,顺帝就下诏给杨震平反,除拜杨震的两个儿子为郎官赠钱百万外,还下诏以很高的礼仪改葬杨震于华阴潼亭。改葬这天,远近百姓络绎不绝都来参加葬礼,以纪念这位清正廉洁、正直无私、疾恶如仇、敢于直谏的好太尉。


  吾[明](1556-1627)

冯从吾,字仲好,号少墟,长安人(今西安)。著名教育家,以鲠直著称。生而纯懿。及长,有志濂、洛之学,受业于许孚远。登万历进士,授御史,巡视中城,阉人修刺谒,拒不见。旋抗章言帝失德,帝大怒,欲廷杖之,阁臣力解得免。寻告归,杜门谢客,造诣益深。家居二十五年,又起为尚宝卿。累迁工部尚书致仕。卒,谥恭定。学者称少墟先生。从吾著有《冯少墟集》二十二卷,又有《元儒考略》、《冯子节要》及《古文辑选》,均《四库总目》并行于世。

冯从吾居家从事学术著述的同时,也十分热衷于讲学。为了宣传他的学术观点和政治主张,借用西安城南门里的宝庆寺(今西安书院门小学)作为讲学场所。 冯从吾的追随者很多,不久,听众竟达几千人,连明王朝的陕西地方官也来听讲。时人评其曰:出则真御史,直声震天下;退则名大儒,书怀一瓣香。

宝庆寺地窄房小,难以做讲学施教长久之地。万历三十七年(1609),陕西布政使汪可受、按察使李天麟等遵从冯从吾的意愿,在宝庆寺东侧小悉(西)园拨地,筹建关中书院

关中书院初期占地数十亩,核心建筑为“允执堂”,进出六间,空间宏阔;青瓦红柱,肃穆庄严,是讲学集会之所,其名取自《中庸》“允执厥中”之句。绕堂左右各筑大屋(教室)四楹,东西号房(宿舍)各六楹。堂前辟有半亩方塘,竖亭其中,砌石为桥;堂后置一假山,名曰“小华岳”。又栽槐、松、柏、梅各种名木,一时松风朗月,槐香荷语,“焕然成一大观”。三年后,新任布政使汪道亨于书院后部又建“斯道中天阁”,以祀孔子,收藏儒家经典。后世经不断修葺扩建,到晚清已具相当规模,成为西北地区最大的一座高等级学府。

冯从吾继承了张载所提倡的“学则多疑”的观点,而且根据自己的治学经验,提出了“学、行、疑、思、恒”五字结合的治学方法。

首先,他强调“学”与“行”应紧密结合。他说,天下之事,未有不学而能行者;同时又说,讲学原为躬行。他要求学生戒空谈,敦实行,只有后躬实行,切实专做,才是真学问。他还以学射箭为例,深入浅出地阐述了学行合一的关系。他说:“学射者不操弓矢而谈射,非惟不能射,其所谈必无当。”

其次,他认为在学习中“疑”与“思”是相辅相成的辩证关系。思就是思考、钻研,动脑子去想;疑就是疑问,即在学习中要提出问题,提示矛盾。他说:“思而疑,疑而思,辩之必欲其明,讲之必欲其透也。”意思是,思和疑是一个互为循环往复的学习提高过程,通过独立思考,认真辩析和讨论,知识就会融汇贯通,疑惑释明;用语言表达出来,就一定会更加透彻、严谨。他认为“只要一息尚存,此疑不懈,九天九地何处不入。”意思是对待疑难的问题,一定要肯于吃苦,勤奋钻研,不攀登到知识的高峰决不罢休。
  再次,他强调学习必须有恒心,要孜孜不倦地坚持下去。只有如此,才能有所作为。

这五字结合的治学方法,符合人们治学的基本规律,至今仍可以作为我们读书学习的借鉴。


        在几十年的教育活动中,冯从吾特别注意为师之道。他十分热爱作教师讲学这一职业,为官也讲,不作官也讲,走到那讲到那。“学之当讲,犹饥之当食,寒之当衣。”他把讲学看作穿衣吃饭一样,是他生命中不可缺少的精神支柱。作为教师,又非常注意陶冶情操,为人师表。他虽曾做过高官,但始终生活俭朴。当他七十寿诞时,学生们准备为他热热闹闹地庆贺一番,他说:“国家正值多事之秋,我们怎能安然欢娱呢?”劝告学生不宜辅张办事。

冯从吾于明万历二十四年(1596年)在宝庆寺讲学时,特意撰写仅108字的一篇短文名曰《谕俗》,全文是:“千讲万讲不过要大家做好人,存好心,行好事,三句尽之矣。因录旧对一联:‘做个好人,心正、身安,魂梦稳;行些善事,天知、地鉴,鬼神钦。’丙申秋,余偕诸同志讲学于宝庆寺,旬日一举,越数会,凡农、工、商、贾中有志向者咸来听讲,且先问所讲何事?余惧夫会约(指《宝庆寺学会约》)之难以解也,漫书此以示。”

这是400多年来中华民族优良传统文化宝库中最通俗而又最杰出的典籍之一。是冯从吾继承弘扬“关学”道统,献身教育事业,孜孜不倦以“提醒人心为己任”的讲学宗旨和纲领;也是冯从吾对我国儒家两千余年来古圣先贤讲经明道如何做人的目的,以最通俗语言文字进行的总结和概括。正如他在文章开首所写的那样:“千讲万讲不过要大家做好人,存好心,行好事,三句尽之矣。”这是多么直截了当简明扼要地讲经论道的语言,不仅避免了千百年来学者们引经据典,反复考证教条式的繁琐讲学的弊端,使受业“士子”立即得到修身治学的要领,而且更重要的是使农、工、商、贾,一听就懂,心领神会“咸来听讲”。还可以说是我国几千年来教育史上有关教学改革最佳最早经验总结的典范。很值得我们今天各级各类学校向学生进行思想品德教育的借鉴。冯从吾曾向世人宣称“开天辟地在此讲学、旋转乾坤在此讲学、致君泽民在此讲学、拨乱反正在此讲学、扶正变邪在此讲学”,“在此”二字不是指讲学的地方,而是讲学的内容,即《谕俗》开首的“做好人,存好心,行好事”三句话的教育思想的进一步具体阐述。

冯从吾主持的关中书院办得闻名遐迩,他的思想对社会产生了很大影响。当时,魏忠贤的爪牙遍布全国。据《陕西通志·艺文志》载:“天下皆建生祠(魏忠贤),惟陕西独无。”就是由于陕西知识界坚持了冯从吾所教育的不与小人同流合污的高尚品德的结果。天启六年(1626年)十二月,朝廷竟下令捣毁了关中书院,把冯从吾尊崇的孔子塑像掷于城墙南隅。冯从吾目睹自己倾注了毕生心血的书院成为一片废墟,悲恨切肤,于天启七年(1627年)二月饮恨长逝。

冯从吾历尽艰难曲折,惟对教书育人乐此不疲,孜孜不倦。他说讲学可以“发蓓击蒙,移风易俗”。这就是说,他把教育看成改造社会、发人才智、净化世风的重要途径。他还认为,国家正处在危难之中,更需要讲学,以唤起人心,才能有效地抵御外侮,安定天下。这说明他讲学还有重要的政治目的,就是为了与魏忠贤之流继续进行斗争。为了达到讲学的目的,弘扬教化,于明万历三十七年(1609年)以后,他主持了关中书院,使这个书院成为正直人士评论国是、反对魏忠贤之辈的讲坛和学术活动中心,成为具有相当规模的著名学府,先后培养五千人之多。于是他声名大震,被人们誉为“关西夫子”。

由于冯从吾特别重视教育的社会政治功能,因而他很强调德育。他说“讲学就是讲德。”他在给学生讲课时,对古代直臣仁人的骨气节操,常表示钦佩不已。教育学生学知识,首先应学会做人,做堂堂正正、品格高尚的人。将聪明用于正路,愈聪明愈好,而学业更会有成就;否则将聪明用于邪路,则愈聪明愈坏,其学业会助长恶行。他之所以这样强调品德情操,是由于品德情操是原则问题,来不得半点含糊。他认为只有秉公持正,一心为国,才称得上君子。他视朝中阉宦权奸为小人,自己宁可高官不做,厚禄不取,也决不与那些小人同流合污。所以他常教育学生要分清君子和小人,要分清大是大非;否则,“若要立中间,终为路人”,自己终将误入岐途。


他还特别强调,做一个高尚的人,就要处理好个人和国家的关系,一切都要从国家的利益着想,个人利害得失、祸福荣辱统统算不了什么。他要求学生“无驰于功名”。不要追求个人的名和利。冯从吾这样教诲学生,他自己首先身体力行。无论在朝在野,施教育人不遗余力;一直用高洁的人品节操给学生树立了榜样。他在七十寿辰时,写了一首诗《七十自寿》:“太华有青松,商山有紫芝。物且耐岁寒,人肯为时移?点检生平事,一步未敢亏。”这首诗就是他最好的人格写照。

 

 

儒:一事不知,儒之所耻

 

 

拙作《华山赋》前,所阅所读:


           第八篇  诠赋第八

        《诗》有六义,其二曰赋。赋者,铺也,铺采攡文,体物写志也。昔邵公称∶
“公卿献诗,师箴瞍赋”。传云∶“登高能赋,可为大夫。”诗序则同义,传说则
异体。总其归途,实相枝干。故刘向明“不歌而颂”,班固称“古诗之流也”。

         至如郑庄之赋《大隧》,士蔿之赋《狐裘》,结言扌豆韵,词自己作,虽合赋

体,明而未融。及灵均唱《骚》,始广声貌。然则赋也者,受命于诗人,而拓宇于
《楚辞》也。于是荀况《礼》《智》,宋玉《风》、《钓》,爰锡名号,与诗画境,
六义附庸,蔚成大国。遂述客主以首引,极声貌以穷文。斯盖别诗之原始,命赋之
厥初也。

       秦世不文,颇有杂赋。汉初词人,顺流而作。陆贾扣其端,贾谊振其绪,枚马
播其风,王扬骋其势,皋朔已下,品物毕图。繁积于宣时,校阅于成世,进御之赋,
千有馀首,讨其源流,信兴楚而盛汉矣。

       夫京殿苑猎,述行序志,并体国经野,义尚光大。既履端于倡序,亦归馀于总
乱。序以建言,首引情本,乱以理篇,写送文势。按《那》之卒章,闵马称乱,故
知殷人辑颂,楚人理赋,斯并鸿裁之寰域,雅文之枢辖也。至于草区禽族,庶品杂
类,则触兴致情,因变取会,拟诸形容,则言务纤密;象其物宜,则理贵侧附;斯
又小制之区畛,奇巧之机要也。

        观夫荀结隐语,事数自环,宋发夸谈,实始淫丽。枚乘《菟园》,举要以会新;
相如《上林》,繁类以成艳;贾谊《鵩鸟》,致辨于情理;子渊《洞箫》,穷变于
声貌;孟坚《两都》,明绚以雅赡;张衡《二京》,迅发以宏富;子云《甘泉》,
构深玮之风;延寿《灵光》,含飞动之势:凡此十家,并辞赋之英杰也。及仲宣靡
密,发篇必遒;伟长博通,时逢壮采;太冲安仁,策勋于鸿规;士衡子安,底绩于
流制,景纯绮巧,缛理有馀;彦伯梗概,情韵不匮:亦魏、晋之赋首也。

        原夫登高之旨,盖睹物兴情。情以物兴,故义必明雅;物以情观,故词必巧丽。
丽词雅义
,符采相胜,如组织之品朱紫,画绘之著玄黄。文虽新而有质,色虽糅而
有本,此立赋之大体也
。然逐末之俦,蔑弃其本,虽读千赋,愈惑体要。遂使繁华
损枝,膏腴害骨,无贵风轨,莫益劝戒,此扬子所以追悔于雕虫,贻诮于雾縠者也。


        赞曰∶赋自诗出,分歧异派。写物图貌,蔚似雕画。

        抑滞必扬,言旷无隘。风归丽则,辞翦荑稗。


                                                             体物写志,睹物兴情
                                                  --刘勰论赋
                                                      阎瑞赓

 
   什么叫赋?《文心雕龙·诠赋第八》说:"不歌而诵谓之赋。" "赋者,铺也,铺采摛文,体物写志也。"刘勰研究赋的美学特点是将作为表现手法的赋和作为文体的赋结合起来论述的。这是他与前人不同之处。
   赋作为一种文体,兴起于楚,而盛发于汉。赋作为表现手法,在运作时必须把握好两种关系:一个是文质关系,要求"体物写志";一个是物情关系,要求"睹物兴情"。
   刘勰研究了十家辞赋作品,总结了赋的十大特点:
   "荀结隐语,事数自环"是赋的特点之一。是指荀况的《礼赋》和《知赋》。运用结句隐语手法。《礼赋》说:"爰有大物,非丝非帛,文理成章;非日非月,为天下明……臣愚不识,敢请之王。"此谓结句隐语。《知赋》:"皇天降物,以示下民,或厚或薄……臣愚不识,愿闻其名。"文中的"王曰"或"曰"的下文谓之"事数自环",也就是自圆其说。
   "宋发夸谈,实始淫丽"。宋玉的赋属于"夸谈"和"淫丽(过于华丽)"这是赋的特点之二。宋玉的《九辨》、《风赋》,是夸饰的,但不淫靡
   "枚乘《菟园》,举要以会新"这是赋的特点之三。枚乘的《梁王菟园赋》描写简要,又能溶合新意,一改往代赋作沿用"兮"字的常规。决意标新立异。如此写风云:"秋风扬焉,满庶庶焉,纷纷纭纭,腾跃运乱,枝叶翬散,麾来幡幡。"如写鸟:"西望西山,山鹊野鸠,白鹭鹘鸼,鸇鶚鹞鵰,翡翠鸲鹆,玄狗戴胜,巢枝穴藏,被塘临谷,声音相闻,啄尾离属,翱翔群熙,交颈接翼,闟而未至,徐飞飒沓,往来霞水。"如写人物:"若乃夫郊采桑之妇人兮,袿裼错纡,连裦方路,麾陀长髮,便娟数顾,芳溫往来,精神未结,已诺不分,缥併进请,嚬笑连便,不可忍视也。于是,妇人先称曰:春阳生兮萋萋,不才子兮心哀,见嘉客兮不能归,桑萎蚕饥兮人望奈何?"桑树不长叶子,蚕也饿死了,人还有什么希望呢?表达了底层人民生活的困苦。是西汉少有的作品。所以,称为"举要以会新"。
   "相如上林,繁类以成艳,"这是赋的特点之四。是分析司马相如的《上林赋》而得出来的论点。《上林赋》是描写汉朝天子打猎的上林苑,有层次地描写景物,夸张富丽,所以叫作"繁类成艳"。
   "贾谊鵩鸟,致辨于情理"是赋的特点之五。贾谊的《鵩鸟赋》是说猫头鹰飞到他的住宅,主人和猫头鹰的对话。可是,猫头鹰只是叹息,奋飞不言。主人怀着恐惧的心理,猜测凶吉,是住宅主人的心理刻画。全篇以情达理。"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尤喜聚门兮,吉凶同域。" "夫祸之与福兮,何異纠纆,命不可说兮,孰知其极。水激则旱兮,矢激则远。万物回薄兮,振盪相转。"是说天地万物"合散消息兮,安有常则;千变万化兮,末始有极。"进而阐述"小知"、"通人"、"贵贱"、"生死"等哲理。所以,刘勰称之为"致辨于情理"是非常准确的。
   "子渊洞箫,穷变于声貌"是赋的特点之六。王褒(子渊)的《洞箫赋》对箫声分为"妙声"、"武声"和 "仁声",作了各种比拟描写。把箫声写得具有各种感人的力量,赋的结尾说:"连延骆驿,变无穷兮。"把变化无穷的箫声及其音乐的形象描写得淋漓尽致。
   "孟坚两都,明绚以雅贍"是赋的特点之七。班固的《两都赋》是写西都长安和东都洛阳,写得意思明白,文采绚丽,体式典雅而内容丰富充裕。
   "张衡二京,迅拔而宏富"是赋的特点之八。张衡的《二京赋》仿《两都赋》而作,精思傅会,十年而成。《二京赋》的表现手法是铺述和议论相结合。如:"卒无补于风规,祗以昭其愆尤。臣济侈以陵君,忘经国之长基。"文笔锋利,故曰:"迅拔"。
   "子云甘泉,构深玮之风"是赋的特点之九。扬雄的《甘泉赋》想象奇特,夸张地描写了甘泉影物,构成一种精微珍奇的艺术感染力,气势磅礴。如:"蛟龙连蜷于东厓兮,白虎敦圉乎昆仑。"写得阔达绮丽,故曰:"构深玮之风"。
   "延寿灵光,含飞动之势"是赋的特点之十。王延寿的《灵光殿赋》描写宫殿各种雕刻,形象生动,"神仙岳岳乎于栋间,玉女窥窗而不视"。故曰:"含飞动之势"。
   "凡此十家,并辞赋之英杰也。"他们见仁见智的独创,构成了辞赋的总特点。那就是辞赋必须具备:自环、夸饰、举要会新、繁类成艳、致辨情理、穷变声貌,明绚雅贍、迅拔宏富、构深玮、含飞动。这个总特点构成了"立赋之大体",哪就是"文虽新而有质,色虽糅而有本。"这个质和本则来源于物,也即"睹物兴情"。这作为刘勰的美学观点是很了不起的发现。以王粲的《登楼赋》为例,赋从四望所见景物写起,写到思归之感,乱世失意之悲,情景相生。赋曰:"登兹楼以西望兮,聊假日以销尤","遭纷浊而迁逝兮,漫踰纪以迄今;情眷眷而怀归兮,孰尤思之可任。凭轩槛以遥望兮,向北风而开襟;平原远而极目兮,蔽荆山之高岑;路逶迤而修逈兮,川既漾而济深。悲旧乡之壅隔兮,涕横坠而弗禁。"此乃"触景生情"。表达情思的艺术产生于景物。自然界是文学艺术的源泉。刘勰解释"睹物兴情"时指出:"情以物兴,故义必明雅;物以情观,故词必巧丽。"公式是物、情、义、词。崇高的思想感情是由于雄伟壮丽的自然景色引发的。因此,赋的思想内容必然纯正典雅。刘勰注意到情也不是被动的,但,情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也不是内心反省的产物。清纪昀评说:"舍人(刘勰)洞见病结,针对当时以发药。"在刘勰的时代(南朝梁)作赋弃本逐末,有文无质,无缘无故地抒发怪情。所以,形成了"繁华损枝,膏腴害骨"的弊病。根治这个作赋顽症的药方,就是"体物写志"、"睹物兴情"。 

          华 山 赋 -  宝贝媳妇 - 聆居——馨香

  评论这张
 
阅读(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